注册  |  登录

飞林问佛

2014/2/28 22:43:01 来源: HPA摄影网 作者:王飞林
0

fiogf49gjkf0d

用通常的话解释,祖庭指开创各大宗派的祖师,即初祖们所居住、弘法布道的寺院。湘赣地带,多的是临济宗、曹洞宗。这些五家七宗的名词对常人来说并无太大意义,讲完这个概念即可,然而远山藏古寺,冒雪可寻仙,听到这些词语,可能心中还是要生出一些窥视的念头,和尚还撞钟?经书还保藏?佛祖还在世间?虽然那幽静的半山腰里的生活,对很多人来说,该早已是明日黄花了。

山中一般四点多撞钟。一撞完钟,和尚们——这本是尊称,并非所有受了戒的男性都可以这样叫,但随着大众的习俗而转变,现在大多是这样叫的——就起来了。他们开始做早课,燃香,诵经。一个小时之后吃早饭,白粥,青菜。然后是自由时间,开始劳动。

寺庙里多有开辟出菜园子,和尚们自给自足,要花一点时间来种地。他们仍然吃素,有时拿蔬菜和周围的人家换豆腐,有时接受一些信徒的供奉,有时下山去买米。他们自己洗衣服,棉布或者麻布的僧衣,破了的地方,在灯下面穿针引线自己打补丁。他们穿布鞋,还能纳鞋底,系一道绑腿。有些寺庙中,甚至只有三两个出家人。如果这寺庙地处僻远,那就偶尔才会有信徒来寺里烧烧香,其余时候,两个人守着一座禅院,衣食俱靠自己,每月总会有那样一个场景出现,两人出家人在屋檐下互相剪发剃须,一丝不苟。

在醴陵市贺家桥的云岩寺,起于唐代,是曹洞宗的祖庭。有一位老师父在寺中修行。他行动敏捷,健步如飞,面色红润,说话洪亮大声。他的生活非常规律,每天午后,在大殿前打扫门庭,慢条斯理,一路从回廊到台阶,竹扫帚摩挲有声。扫完之后,再花一个钟头,摇着他那把绞过边的蒲扇,背靠寺院里那颗大菩提,面墙而坐。他热心于迎接远来的客人,三步蹦下台阶,就接走了王飞林的行李。这使得王飞林好奇的问他年龄,才知道他已经八十三岁,出家五十几年。

他对客人们说,“看你们能来这么偏僻的地方我很开心,哎呀真是不可思量,不可思量啊!”他请客人用膳,但自己不动筷子,对方问起来,就微笑的说,过午不食了。

世人对佛与僧存在的幻梦,王飞林在拍摄中同样会浮想。所以他拍下远山中,石径上,一位僧人坐在台阶上修行,一束从密叶间漏下的阳光打在他身上,这样的影像。

佛留在人心里的影像不止于此。天还未亮,出家人与在家的居士们从望城的洗心禅寺出发,一百多人一路行脚,走到麓山。从进入岳麓山开始,他们开始顶礼,三步一拜,一路叩拜到麓山寺大殿前。王飞林从洗心禅寺一路跟随他们,看他们急行军,看他们整齐划一的拜山,看他们用虔诚的心来换取佛祖的加持。他拍下这张照片,以记载精神的寄托怎样驱策人们完成肉体的苦行,记载所有那些静默不语的愿望。

 

王飞林,湖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,长沙飞林摄影公司创始人,上海飞林摄影公司首席摄影师,在行业内默默耕耘了8年整。从2011年开始,他逐渐放下公司一些繁杂的事务,开始了自己的另一段人生旅程,就是不间断的走访一些佛教禅宗的祖庭,去体验和感悟生命的意义和本源,这段路程还在拉长,变宽,持续下去。


相关作品

评论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