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  |  登录

摄影写作就是我的鲜衣怒马

2018/12/17 18:27:09 来源: HPA摄影网 作者:郑安戈
0


郑安戈  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 

湖南摄影家协会会员 


HPA/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古人诚不我欺也!走马观花,回来整理图片、视频,反复品味,就是重走行程,其乐无穷。


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,抵抗眼前与苟且的最佳办法就是读书与旅行,思想和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。

譬如今年去新疆,在帕米高原看到神话中的不周山,知道了周穆王在这会见西王母,知道了塔吉克人就是汉朝公主和当地人通婚的后代,是我们56个民族中唯一的白人;看到石头城遗址,知道了唐僧西天取经曾路过这里等等。

只要走出去,转角就会闯进历史,扑面而来的新鲜让人兴奋莫名,感慨不已。



走近神秘女性佛国——亚青


比如到了三门峡拍陕州地窑,就知道了周召分陕而治、甘棠遗爱;到了桃花潭,才知道李白还有另外一首诗“批评”汪伦:“汪伦说话甚奢华,命子提壶问酒赊。七里那寻八里店,孤村唯有一桃花。漫行陌上崎岖路,遥望扶风豪士家。曾到街头无酒卖,万村渡口实堪嗟。”



成都老茶馆


然而,摄影与写作天然就不是一路的。摄影需要奔赴现场,起早贪黑,属于行动派;而阅读写作属于静功,需要沉下心来,慢慢钻研。两者可以说是一文一武,时常矛盾冲突。“战士邀功,必借干戈成勇武;逸民适志,须平诗酒养疏慵”。直接冲突就是摄影需要客观、理性、早起;写作需要进入主观世界、感性、熬夜。两种生物钟,甚至是两种生物。



书香门第


当然艺术都是相通的,文学是大部分艺术的基础。智利摄影师Sergio Larrain说:“你可以花几年时间培养出一位摄影师,但不如直接把相机交给一位诗人。”李白、庄子适合拍摄风光大片;杜甫显然属于纪实摄影;王维适合拍空灵的小品。


︱郑安戈作品欣赏



《童年》 系列01



《童年》 系列02



《童年》 系列03



《转场》


禾木星空


《南北斗拱

相关作品

评论0